发布
登录 注册
<< 查看 蝴蝶兰花 全部信息

蝴蝶兰花的文化背景

蝴蝶花是中国的千古名花。宋朝的张问在《琼花赋》中描述它是:“俪靓容于茉莉,笑玫瑰于尘凡,惟水仙可并其幽闲,而江梅似同其清淑。”的确,琼花以它那淡雅的风姿和独特的风韵,更有关于蝴蝶花的种种富有传奇浪漫色彩的传说和迷人的逸闻逸事,博得了世人的厚爱和文人墨客的不绝赞赏,被称为稀世的奇花异卉和:“中国独特的仙花”。

据北宋初著名官吏兼文人王禹偁所作的《后土庙琼花诗·序》“扬州后土庙有花一株,洁白可爱,且其树大而花繁,不知实何木也,俗渭之琼花。因赋诗以状其异。”由此可知,琼花之名在王禹偁记叙之前已流传民间。继王禹偁之后,文人题咏越来越多,也越写越奇。韩琦作诗赞:“维扬一株花,四海无同类。”刘敞诗云:“东方万木竞纷华,天下无双独此花。”欧阳修也作诗赞曰:“琼花芍药世无伦,偶不题诗便怨人;曾向无双亭下醉,自知不负广陵春。”不但赞其美,还强调琼花是扬州独有。从此,琼花不但扬名于世,而且还和扬州古城的盛衰紧紧连在一起。

蝴蝶花在中国的栽培过程中,曾几经摧残,历尽悲欢离合,这恐怕是其他花卉所未遭遇过的。根据记载,汉代扬州城东曾有一株琼花,当时有人特为之建“琼花观”。宋朝欧阳修做扬州太守时,又在花旁建"无双亭",以示天下无双。据宋朝周密撰的《齐东野语》记载,宋仁宗庆历年间(1041~1048年),曾从琼花观中将琼花移栽到开封,但后因逐渐枯萎而发回扬州。宋孝宗淳熙年间(1174~1189年),又把它移栽到杭州的皇官禁苑之中,谁知逾年而枯。不久,载还扬州,却又枯木复苏,人们皆称琼花是有情之物。可惜,这一代名花终于在元代初年枯萎死去。据杜游在《琼花记》中载:宋高宗绍兴年同(1131~1162年),金兵南下侵略,扬州琼花也成了他们的掳掠目标,大棵的连根拔去,挖不尽的齐土铲平。可是过了一年,被铲的根旁,又生出了新芽,加上道士唐大宁的精心培养,终于慢慢恢复了原状。令人惊叹的是,元世祖至元十三年(1276年),也就是宋朝亡国的那一年,扬州琼花突然死去。是否这花也有情,而为大宋王朝的灭亡悲伤呢?关于这一点,那就不是笔者所能解答的了。只是本来“天下无双”的扬州琼花,一旦香销玉殒,便成了“绝世之珍”了。 20年后,有个道土金丙瑞,以“聚八仙”补种在琼花观,后人称琼花者,实是“聚八仙”。至于“聚八仙”与琼花的关系,下面我们再作介绍。不过我们由此可知,将聚八仙认作琼花,迄今已有七八百年的历史了。以后历经兵灾战乱,聚八仙也绝种了。从那以后,琼花观花亡观废,有名无实。不过,即便如此,琼花在世人的心目中仍占有一席之地。据载,有人在琼花香销玉殒之后,仍登上琼花观,寻觅古琼花的芳踪,感怀思旧:"何年创此琼花台,不见琼花此观开。千载名花应有尽,寻花还上旧花台。"
然而,世人的心愿直到建国以后才得以真正实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扬州瘦西湖园林工人踏遍全市山林乡野,寻宝觅珍,终于在蜀岗重新发现"聚八仙",并移栽湖园,精心培植,中国最独特的“仙花”,终于重新开放了。八十年代以后,扬州市人大常委会为进一步满足人们的心愿,已决定将琼花定为扬州市花。从此,历尽劫难的千古名花--琼花,终于在扬州古城重放异彩,并成为扬州城内颇具特色的重要旅游资源,是维扬古城的象征之一。 琼花的寿命较长,扬州大明寺内一株清朝康熙年间种植的琼花,已有300多年的历史,如今依然繁茂,风姿如故,风韵仍不减当年。

蝴蝶花的美,是一种独具风韵的美。它不以花色鲜艳迷人,不以浓香醉人,每到春夏之交,自然界一片姹紫嫣红,蝴蝶花却花开洁白如玉,风姿绰约,格外清秀淡雅;而每当秋风萧瑟,群芳落英缤纷,凋零衰败之际,蝴蝶花展示的却是绿叶红果的迷人秋色。其叶、其果,红绿相映,分外鲜艳,经久不凋,给萧瑟的秋色点染了艳丽的色彩和欢快的气氛。琼花枝条广展,树冠呈球形,树姿优美,树形潇洒别致。琼花的美更在它那与众不同的花型。其花大如玉盆,由八朵五瓣大花围成一周,环绕着中间那颗白色的珍珠似的小花(尚未开放的两性小花),簇拥着一团蝴蝶似的花蕊,微风吹拂之下,轻轻摇曳,宛若蝴蝶戏珠;又似八仙起舞,仙姿绰约,引人入胜。“千点真珠擎素蕊,一环明月破香葩”。无风之寸,又似八位仙子围着圆桌,品茗聚谈。这种独特的花型,是植物中稀有的,故而世人格外地喜爱它,并美其名曰:“聚八仙”。又因其树可高达数丈,洁白的朵朵玉花缀满枝丫,好似隆冬瑞雪覆盖,流光溢彩,璀璨晶莹,香味清馨,令人为之神往。

蝴蝶花的美,还在于它那颇富传奇色彩的迷人传说。相传蝴蝶花是扬州独有、他乡无双的名贵花木,连隋炀帝也不远千里,大征民工修凿运河,一心要到扬州来观赏蝴蝶花。但当运河开成,隋炀帝坐龙船抵达扬州之前,蝴蝶花却被一阵冰雹摧毁了。接着爆发了各地的农民起义;隋政权崩溃,隋炀帝死于扬州。因而有“花死隋官灭,看花真无谓”的说法。隋炀帝是否真到扬州看蝴蝶花,虽不见正史,但典出《隋唐演义》第四十七回:“看琼花乐尽隋终,殉死节香销烈见。”在这里,琼花已不仅仅是自然界的一种名花,而是已被人格化了的有情之物。它寸劳动人民无限同情,对昏君隋炀帝无限憎恨;它不畏强暴,不畏权势;它爱憎分明,有灵有情,成了美好事物的象征。也许如此,琼花才博得历代文人骚客的赞叹。琼花正因这些传说和赞咏而扬名于世。世人因此视琼花为稀世奇花异草,视为人间少有,天上仙花落人间的仙葩,并把能够到扬州一睹琼花芳姿引为人生快事。在扬州历史上出现的“三春爱赏时,车马喧如市”的赏花盛况,即是这一反映。

最后还要提一句的是:蝴蝶花其实并非扬州特产。宋朝周密在《齐东野语》中曾提到“杭之褚家塘琼花园”,说明当时杭州也有琼蝴蝶花。宋代李格非(著名女词人李清照之父)在《洛阳名园记》(作于绍圣二年,即1095年)中也记述:在“李氏仁丰园”中栽有琼花。金元之际的著名文人元遗山在其著的《续夷坚志》中记载:“鄠县(今陕西户县)西南十里曰炭谷,入谷五里,有琼花树。树大四人合抱。逢闰即花,初伏开,末伏乃尽,花自如玉,攒开如聚八仙,中有玉蝴蝶一,高出花上。”可见古代琼花在陕西也曾绽开芳姿。又据《旅游》杂志1982年第一期报道:江苏昆山县亭林公园内,有八株说不上名字的树,长了六七十年都不曾开花,奇怪的是最近几年,一到暮春时节,八株树竞相开花吐艳。其花由八朵大花环聚中间的小白花,小花之上是嫩黄的花蕊,花色如玉,清香袭人。经专家鉴定,原来是八株“聚八仙”,实属罕见。这更说明了琼花并非扬州独有,天下无双。琼花虽独具风姿雅韵,但由于历史上几经曲折,又曾几番销声匿迹,芳踪难觅,使世上由于“不识庐山真面目”而遭受冷落。甚至在19世纪被引种到国外以后,也只是在植物园中悄然开放,鲜为外人知晓与欣赏。


传说
蝴蝶隐含着一种凄美,在惆怅的落叶间,孤独的飞,永远地守候着那些花开花谢……西伯利亚的冬天异常寒冷,呼啸的北风席卷了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每一寸土地,还包括那只蝴蝶—— 一个弱小的生命。 生命微弱的热量没多久就被冰霜风雪肆虐殆尽。西伯利亚蝴蝶停止了飞舞,像一片薄薄的树叶那样飘落下来。一个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吗?也许是因为使一个柔弱的生命飘落的缘故,寒冷的冰霜把蝴蝶包裹在自己的怀抱之中,尽管是如此冰凉,但却使那个生命免受了风雪的袭击。这也算是冰霜的一点仁慈吧!
可这一切,都已经太晚太晚了,蝴蝶已经停止了双翅的颤动。 西伯利亚蝴蝶静静地躺在冰霜的怀抱,就像是躺在水晶棺材之中。她显得宁静而安详,但却散发着一种不可磨灭的凄凉。她真的已经死了吗? 西伯利亚的冬季渐渐过去,天气仍旧是冰凉冰凉的。阳光照射在冰霜上,使“水晶棺材”渐渐融化,枯树枝上融化的冰水滴落下来,落在了蝴蝶的身上。奇迹般的,她开始颤动双翅。那古老的传说再一次发生——西伯利亚蝴蝶复活了。
西伯利亚寒冷的冬季总会带来一种凄凉而深邃的神秘。犹如梦幻般地飘飘渺渺。这里一直延续着一个传说:这只蝴蝶永远不会死去,在经历了寒冬地洗礼之后,她会被水晶棺材所冻结。拥有永生力量的她,当水晶棺材随着阳光的照射而光芒四射之时,就是她的复活之日。
七色之光穿透了冰冻的一切,那只蝴蝶渐渐复活,从悠远深邃的历史长河中透露出一丝丝宁静生动的美。她不会老去,只要它还被赋予者一种意义——永生。她始终唱着千古以来依然唱不完的歌,演艺着那个古老的传说——西伯利亚永生的蝴蝶。 她一直飞着,飞着,那双轻翼始终沉淀着泪水,为了一种逝去,也为一种不知会是快乐与否的即将到来的悲伤与惆怅。也许对她来讲永生并非快乐。她拥有生的力量,给人们带来希望,可是每一次复活都预示着将要失去。
每次只能看着自己的朋友、亲人,生、老、病、死,而她却无能为力。永远究竟有多远? 西伯利亚蝴蝶会流泪,她的泪将永远晶莹地悬挂在她洁白的双翅上。只因这泪,才得以使她一次次复活,一次次的古老、神秘而凄美……
以上是花卉网(护花网www.aihuhua.com)为你提供的有关“蝴蝶兰花文化背景”的花卉数据,你还可以查看花卉网更多有关 蝴蝶兰花 的花卉信息
- 微信公众号 -
- 官方网站 -
- 安卓AP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