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登录 注册
<< 查看 马来王猪笼草 全部信息

马来王猪笼草的生物特性

食虫性
马来王猪笼草是一种陷阱型的食虫植物。它因可以捕食脊椎动物甚至小型哺乳动物为闻名。至少有两次记录表面曾在马来王猪笼草的捕虫笼中发现过淹死的老鼠。首次于1862年由斯宾塞圣·约翰(Spenser St. John)在陪同劳氏(Hugh Low)考察基纳巴卢山(Mount Kinabalu) 的两处山坡上旅途中发现了这个现象。1988年,安西娅·飞利浦(Anthea Phillipps)和安东尼·兰博(Anthony Lamb)证实了这个记录真实性。他们也成功的在巨大捕虫笼中找到了一只淹死的老鼠。
马来王猪笼草也偶尔捕食其他小型脊椎动物,如青蛙、蜥蜴、鸟类等。但不能排除这是些患病的、寻找庇护所或水的动物,所以不能肯定这是种普遍现象。而无论空中的还是地面的昆虫便构成了马来王猪笼草的主要捕食对象,蚂蚁就是里面最普通的一种昆虫。还有些节肢动物,如蜈蚣,也会出现在马来王猪笼草的捕虫笼中。
马来王猪笼草已和树鼩(Treeshrews)进化出了一种互利互惠的共生关系。捕虫笼内散发出糖蜜的味道会引诱树鼩前来。而从盖子的蜜腺到另一边笼口边缘的距离恰好等于树鼩的身长,使得树鼩在取食糖蜜时排出的排泄物恰好可以落入捕虫笼中。这种完美的比例也出现在劳氏猪笼草(N. lowii)和大叶猪笼草(N. macrophylla)身上。树鼩在取食糖蜜时顺便排出排泄物显然一种标记领地的行为。但马来王猪笼草在提供糖蜜的同时,也从树鼩的排泄物中得到了生存所需要的大部分氮源。
莱佛士猪笼草(N. rafflesiana)是另一种有可靠记载表明其有能力在野外捕食哺乳动物的猪笼草。在文莱的莱佛士猪笼草(N. rafflesiana)的捕虫笼中发现了青蛙、壁虎和石龙子等动物。也有报告称曾发现过老鼠。2006年9月29日,法国里昂一个叫贾尔丁(Jardin)的植物研究者,拍摄到了人工栽培条件下的宝特猪笼草(N. truncata)的捕虫笼中有一只腐烂的老鼠尸体的照片。

共生关系
虽然猪笼草是以其捕食动物闻名,但在其笼子中或周围还生存着大量的其他生物,它们组成一个互利互惠的共生生态系统。其中包括苍蝇、吸浆虫幼虫(midge larvae)、蜘蛛(最常见的是蟹蛛Misumenops nepenthicola)、螨虫、蚂蚁甚至一种特别的螃蟹(Geosesarma malayanum)。在笼子中最常见的是蚊子幼虫的天敌。其中很多动物只能生存在猪笼草周围,离开了猪笼草就不能生存,所以这些生物就有了“猪笼草动物”称号。
这些不同生物间的复杂关系尚未完全清楚。以至于这些猪笼草生物是否从猪笼草中获取食物,或者是否存在一个互利互惠的共生关系仍存在着很大的争议。克拉克(Clarke)认为互利共生是一种“可能的情况”,即是猪笼草提供了场所、保护或食物,作为回报这些动物帮助猪笼草捕获动物、提高消化率或抑制细菌的生长。

天敌
猪笼草和动物之间的交流并不总是有利于猪笼草的。如马来王猪笼草会受到昆虫的啃食。此外,猴子和眼镜猴偶尔也会撕开捕虫笼取食里面的昆虫。
自从1881年被引种以来,马来王猪笼草一直都是深受喜爱的品种。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它的数量稀少、价格昂贵和生长条件苛刻,而在玩家手中并不常见。但是在组织培养技术的不断发展下,马来王猪笼草的价格已大幅下降,得到了更广泛的种植。

常见误解
一个世纪以来关于马来王猪笼草存在很多误解。其中较常见的一个误解是马来王猪笼草仅生长于瀑布淋溅区内的超基性土壤中。实际上虽然马来王猪笼草需要生长于超基性土壤中,但并不是需在瀑布附近。该误解可能源于仓田重夫1976年的专著《基纳巴卢山的猪笼草》。他在其中这样写道:“马来王猪笼草较喜欢想沼泽或瀑布周围等潮湿的地区”。
某些马来王猪笼草也确实生长于瀑布周围。雨果·施泰纳在2002年指出,瀑布“可提供一个相当潮湿的小环境”。这样的特殊实例也可能是误解的根源。
另一个关于马来王猪笼草的误解是其偶尔能捕捉到小猴子等大型动物。这样的谬误长期存在,其可能是将啮齿动物与其他动物相混淆。[68]在英文中,猪笼草有猴子杯(Monkey Cups)的别称,但这指的是曾观察到猴子饮用捕虫笼内的雨水。
以上是花卉网(护花网www.aihuhua.com)为你提供的有关“马来王猪笼草生物特性”的花卉数据,你还可以查看花卉网更多有关 马来王猪笼草 的花卉信息
- 微信公众号 -
- 官方网站 -
- 安卓AP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