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登录 注册
<< 查看 马来王猪笼草 全部信息

马来王猪笼草的文化背景

发现
1858年,马来王猪笼草首次被劳氏(Hugh Low)发现于基纳巴卢山(Mount Kinabalu),之后约瑟夫·道尔顿·胡克(Joseph Dalton Hooker)描述了马来王猪笼草。胡克称它为“它是所有在此发现的植物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

命名
约瑟夫·道尔顿·胡克(Joseph Dalton Hooker)以沙捞越(Sarawak)王国的詹姆斯·布鲁克(James Brooke)国王的名字命名了马来王猪笼草。实际上,“rajah”的真正意思是“马来西亚人的王”,但因其令人惊叹的巨大笼子,“rajah”又被视为“猪笼草之王”是意思。

早期历史
由于马来王猪笼草巨大的尺寸、不同寻常的形态特征及引人注目的颜色,其自发现以来就是广受欢迎的食虫植物。但这也仅仅是在食虫植物爱好者之间,在食虫植物领域以外,其仍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物种。由于马来王猪笼草的种植条件苛刻,所以马来王猪笼草并不是适合作为室内植物。因此,全球仅少量业余及专业种植者在培育马来王猪笼草。即使如此,马来王猪笼草仍是猪笼草属中最有名的物种,其历史可追溯至19世纪后半叶。
马来王猪笼草(灌木,4英尺,Low)。叶片最长2英尺,长圆形至披针形,中部最厚,捕虫笼(包括笼盖高1至2英尺)瓮状,开口。叶尖盾形。存在非常宽大密集的环状薄片。捕虫笼内含水。
标本-婆罗洲、北部海岸、基纳巴卢山,海拔5000英尺(Low)。该物种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引人注目的植物之一,能与阿诺尔特大花草并驾齐驱。因此在其原生地的植物学家中,他们以我朋友布鲁克王侯的头衔命名它……我只有两份叶片和捕虫笼的标本,其都很相似,但一个为另一个的2倍大。其中,最大的叶片不含叶柄长达18英寸,叶柄厚如拇指,叶宽7至8英寸,革质,无毛,叶脉不明显。捕虫笼的柄发自叶尖下方,长20英寸,直径如手指。瓮形的捕虫笼宽约6英寸,长约12英寸:其前部具两个毛缘的翼,表面覆盖着密集的锈色长毛,内表面覆满腺体,宽大的环面外翻,直径为1至1.5英寸。笼盖具短柄,长10英寸,宽8英寸。
花序不成比例,雄性总状花序长30英寸,其中20英寸含花朵。花序上部及花朵披被着锈色的短柔毛。花梗细长,单一或二裂。果序总状,粗壮。花梗长1.5英寸,常二裂。果荚长四分之三英寸,宽三分之一英寸,膨胀,披被着密集的锈色绒毛。
斯宾塞·圣约翰在其1862年出版的专著《远东森林的生活》(Life in the Forests of the Far East)中,对基纳巴卢山的马来王猪笼草进行了以下描述:
“经过800英尺的攀爬,我们来到位于马劳伊·帕劳伊高原的目的地,其地面覆满了我们所要寻找壮丽的猪笼草。其被称为马来王猪笼草,长约4英尺,四周伸出宽大的叶片,周围的地面上存在巨大的捕虫笼。其形状和大小都非常惹眼。我对其进行了测量:背部长度接近14英寸;柱形体长5英寸;笼盖长1英寸,宽5英寸,椭圆形。其笼口处环绕着一圈褶皱结构,靠近柱形体处宽2英寸,最窄处缩窄四分之三英尺。笼口的褶皱结构高低起伏呈宽波浪状。近茎的捕虫笼深4英寸,使其笼口呈三角形。成熟捕虫笼的颜色为深紫色,此外其基部的颜色较深,边缘较浅;内表面的颜色与外表面相同,但具一种釉质的光泽。笼盖中心为紫红色,边缘为绿色。雌性花序通常比雄性花序短1英寸。这的确是大自然的惊人杰作之一。
……与我以前观察到的一样,其捕虫笼位于四周的地面上,幼年植株的捕虫笼与成年植株的一样。当男人在做饭时,我们坐在帐篷前享受我们的巧克力,并观察我们的一位用马来王猪笼草标本装水的随从。我们请他让我们看看,并发现其整整装了4品脱的水。其周长为19英寸。我们之后看到的明显更大。休·洛先生在寻找花序的时,恰巧在一个捕虫笼中发现了一只淹死的老鼠。”
1878年,弗雷德里克·威廉·伯比奇在对婆罗洲的第二次考察中,首次为维奇苗圃采集了马来王猪笼草。1881年,马来王猪笼草被引入欧洲栽培。随即在维多利亚时代园艺中成为了一个非常抢手的物种。1881年的一期《园丁纪事》中提及了维奇苗圃的植物:“马来王猪笼草现在仅是一位年轻的王侯,它将在我们最近的专栏中进行说明……”。一年后,马来王猪笼草的幼株首次出现于英国皇家园艺学会的年度展览中。其为引种至欧洲的第一棵植株,因此维奇苗圃获得了这次展览的一等奖。1889年的维奇产品目录中,每棵马来王猪笼草要价2.2英镑。期间,人们对猪笼草的兴趣达到了顶峰。《花园》报道,成千上万的猪笼草被繁育出来以满足欧洲的需求。
但在19世纪末,人们对猪笼草的兴趣日益平淡使得维奇苗圃倒闭,并因此丧失了一些原种和杂交种,其中包括马来王猪笼草和诺斯猪笼草(N. northiana)。1905年,维奇苗圃失去最后一株马来王猪笼草。随后,位于爱尔兰国家植物园栽培的最后一株马来王猪笼草也很快消亡了。

近代流行
20世纪末,仓田重夫的工作使猪笼草研究在全球内得以复兴。他于1976年出版了《基纳巴卢山的猪笼草》一书,展示了当时最佳的彩色猪笼草照片,让许多人重新开始关注这种不同寻常的植物。
毫无疑问,马来王猪笼草是马来西亚,特别是其原生地沙巴较为著名的植物。该物种常被用于促进沙巴,特别是基纳巴卢山国家公园的旅游业。其常出现于当地的明信片上。马来王猪笼草也已作为封面出现于许多猪笼草属著作上,包括于亚庇出版的《基纳巴卢山的猪笼草》和《婆罗洲的猪笼草属植物》。1996年4月6日,马来西亚发行了一系列四型张邮票,其上描绘着一些较著名的猪笼草。两张30令吉的邮票分别描绘着麦克法兰猪笼草(N. macfarlanei)和血红猪笼草(N. sanguinea),另两张50令吉的邮票分别描绘着劳氏猪笼草(N. lowii)和马来王猪笼草。此外,马来王猪笼草还出现于由戴维·阿滕伯勒讲解的自然历史纪录片《植物王国3D》(Kingdom of Plants 3D)的第一集中。

学名由来
1859年,约瑟夫·道尔顿·胡克描述了马来王猪笼草,并以沙捞越第一任白人拉惹詹姆士·布鲁克的称号命名了马来王猪笼草。长期以来,王侯猪笼草的学名为“Nepenthes Rajah”,其由专业名词派生而来。但这并不准确,实际上应为“布鲁克马来王猪笼草”(Rajah Brooke's Pitcher Plant),可是该名称却很少使用。此外,马来王猪笼草有时也被称为“巨型马来西亚猪笼草”(Giant Malaysian Pitcher Plant)或“巨型猪笼草”(Giant Pitcher Plant),而二名法学名仍最为常用。其种加词“rajah”来源于马来语,意为“王”,再加上其捕虫笼无可比拟的巨大尺寸,其通常被解释为“猪笼草之王”。
以上是花卉网(护花网www.aihuhua.com)为你提供的有关“马来王猪笼草文化背景”的花卉数据,你还可以查看花卉网更多有关 马来王猪笼草 的花卉信息
- 微信公众号 -
- 官方网站 -
- 安卓AP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