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登录 注册
<< 查看 二齿猪笼草 全部信息

二齿猪笼草的生物特性

食肉植物
二齿猪笼草带有两个尖牙的捕虫笼在猪笼草属中是独一无二的。并且二齿猪笼草拥有猪笼草属中最大的蜜腺。这两个尖牙状结构的用途在植物学界已争论了许久。弗雷德里克·威廉·伯比奇(Frederick William Burbidge)认为其功能是吓阻栖息在树上的哺乳动物,如眼镜猴(tarsiers)、懒猴(lorises)和阻止猴子偷取捕虫笼中的东西。克利·夫多德(Cliff Dodd)在一篇1982年发表的文章中指出,他并不认同这两个尖齿具有捕捉猎物的功能。查尔斯·克拉克(Charles Clarke)注意到眼镜猴和猴子会从侧边撕开捕虫笼取食,而不是直接将手伸入笼口中。然而,他发现哺乳动物攻击二齿猪笼草的捕虫囊的频率低于攻击其他品种,如莱佛士猪笼草(N. rafflesiana)。克拉克的研究表明,这两个尖齿可能是用来引诱昆虫爬到笼口的正上方,昆虫一不小心就会坠入笼子中,之后被消化液淹死。
苏门达腊岛特有的小舌猪笼草(N. lingulata)也具有类似功能的结构,在它的笼口处有一个丝状的突出物。不过这个突出物是属于笼盖的一个结构,而不属于唇颈上的齿。
与苹果猪笼草(N.ampullaria)和葫芦猪笼草(N. ventricosa)一样,二齿猪笼草捕虫笼中的蜜腺延伸到唇上,唇上面只有少量或根本没有蜡质区。蜡质区的作用是让猎物滑入笼子中。2004年的研究发现二齿猪笼草的唇在捕捉猎物上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当空气干燥时,唇对捕捉昆虫是没有帮助的,但空气潮湿时,捕捉率可以提高3倍以上。
二齿猪笼草捕虫笼的光谱反射特性的研究发现,它的唇和捕虫笼在紫外光照射下没有强烈的对比,但是在450纳米波长的紫光照射下有-0.17的对比,548纳米波长的绿光有0.32,668纳米的红光有-0.16。这表示唇反射紫光和红光比捕虫笼少,但却发射了较多的绿光。强烈的绿光和蓝光似乎较能引起昆虫的注意,其他波长的光则不能。根据这个发现,研究者估计二齿猪笼草的上位笼捕喜花昆虫的成功率低于同域的莱佛士猪笼草(N. rafflesiana)。

共生关系
二齿猪笼草会让一种蚂蚁在其空心笼蔓中筑巢。这种弓背蚁(Camponotus schmitzi)在1933年被发现,属于数量极多并且广泛分布的弓背蚁属。
这种动物与植物间独特的相互作用最初是由弗雷德里克·威廉·伯比奇(Frederick William Burbidge)在1880年发现的。1904年,奥多阿多·贝卡利(Odoardo Beccari)认为这些蚂蚁是以在二齿猪笼草上或附近的昆虫为食物,但蚂蚁自己也可能会落入笼子成为二齿猪笼草的食物。1990年,B·霍德伯勒(B. Hölldobler)和E·O·威尔逊(E.O.Wilson)后来又认为二齿猪笼草与蚂蚁间存在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但是当时都没有实验数据来支持这两个假说。查尔斯·克拉克1992年至1998年间在文莱进行一系列的观察及实验,得到的结果支持存在互利共生关系的观点。
这种蚁会下到捕虫笼中取食二齿猪笼草捕捉到的节肢动物。它们似乎会忽略较小的昆虫,而只会针对较大的猎物。它们会将食物从捕虫笼搬运至唇,虽然只有短短的5cm,但最多却得花上12小时。故此,二齿猪笼草的捕虫笼内的昆虫尸体就不会积聚至腐化,而影响蚂蚁及猪笼草本身的健康。为了给与二齿猪笼草共生的生物提供一个适宜的环境,二齿猪笼草的消化液的酸性相对于其他猪笼草来说总是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这可能就解释了为什么偶尔会在二齿猪笼草的捕虫笼中发对于酸性环境是相当敏感的树蛙的卵。
丹尼斯(Dennis)和马利斯·梅尔巴赫(Marlis Merbach)的研究发现这种蚂蚁还会保护二齿猪笼草免受长足象属昆虫(Alcidodes)的啃食。
这种蚂蚁主要在二齿猪笼草的笼蔓中筑巢,而很少选择其他植物。似乎更喜欢在上位笼上生活,而较少在下位笼筑巢。这可能是因为当地的暴雨会定期令它们在下位笼的巢穴进水而导致巢穴中的卵和幼虫死亡。一方面,它们是完全依赖二齿猪笼草提供住所和提供食物。另一方面就算没有这种蚁,二齿猪笼草也能生存及繁殖。这是一种所谓非必要的互利共生。但因此二齿猪笼草在没有这种蚂蚁共生的情况下很少高于2m。
一种学名为“Naiadacarus nepenthicola”的螨似乎只能在二齿猪笼草的捕虫笼中生存。估计它们是吃在捕虫笼中腐化的树叶及昆虫。此外若螨会以借共生的蚂蚁(C. schmitzi)的活动而被带到另一个捕虫笼中。
以上是花卉网(护花网www.aihuhua.com)为你提供的有关“二齿猪笼草生物特性”的花卉数据,你还可以查看花卉网更多有关 二齿猪笼草 的花卉信息
- 微信公众号 -
- 官方网站 -
- 安卓AP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