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登录 注册
全部主题站 全部文章 养花知识 多肉植物养殖 养花图集 养花知识
搜索

兰心蕙性?还是诱惑?

第一式:狡黠伪装

【蝴蝶文心兰 Psychopsis versteegiana 】

尘世并非完美,何人不是披着一张皮?逢场作戏,两心欢愉,刹那的火热足矣。什么真相啊、现实啊,重要么?

一些兰花就把自己伪装成炫目的昆虫。拟蝶唇兰属(Psychopsis )的物种常被称做 “蝴蝶文心兰”。顾名思义,图中的 Psychopsis versteegiana 向上伸出的三枚萼片有如触角,而三枚花瓣则状似蝶翼,就连它的合蕊柱——花心雌雄生殖器官合在一起的部分——都组成了昆虫的头部。

若植物像昆虫,以下两种情形便可能发生:其一,也许愣头愣脑的雄性昆虫将花朵胡乱当作了雌性,美滋滋地上来云雨一番(这在生物学上有个术语叫 “拟交配”);其二,也许花儿招来的不是情郎而是敌人,比如竞争者、捕食者和寄生虫。可无论怎样,兰花都达到了它的目的——传粉。



第二式:色相夺人

【秀丽兜兰 Paphiopedilum venustum 】

如果你天生就是个钩人的诱饵,让对方一旦接触便难以自拔,成为俘虏,这是最好不过的了,不是吗?

原产东南亚和我国藏南地区的秀丽兜兰 Paphiopedilum venustum ,用狂野的色彩引昆虫上钩,当虫子降落在兰花中心,它们就时常会掉进兜兰唇瓣构成的 “兜” 中。这枚唇瓣是如此逼仄,虫子在内伸展不开翅膀,必从陷阱后侧的路径爬出。这样,经过兜兰设计好的路线爬出的虫子带走了花粉,并最终会把它传给另一朵兜兰。



第三式:浓香袭人

【独特空船兰 Aerangis distincta 】

都说闻香识女人。或于朦胧暗夜之中,或于尚未蒙面之时,无可阻挡的芬芳,总是诱人无比的大杀器。

过于燥热的环境总是缺了那么点儿气氛,这对兰花传粉也一样。因此,非洲的一种风兰Aerangis distincta (空船兰属,且译 “独特空船兰”),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夜晚凉爽的时光。从暮色降临开始,在月光下愈发皎白的兰花就散发出浓烈的芳香,吸引夜晚的蛾类。只有它们吸管一样的口器才能伸入兰花唇瓣上的 “距” ——那根藏着花蜜的长长的管子。

这里不得不说一点题外话,是一个关于达尔文的故事:天蛾口器和兰花的距是协同进化的,长度和弯曲度恰好,天蛾才能从距的深处尝到花蜜。这种特异的机制防止了不同花之间杂交,形成生殖隔离,因此演化出不同的物种。达氏在观察了马达加斯加的大彗星风兰Angraecum sesquipedale 之后,成功地预测了一种口器长达 30.5 厘米的天蛾的存在,尽管当时它并未被人发现。



第四式:温柔庇护

【飘唇兰属 Catasetum 的雌花(图片:Merlyn, via orchidboard.com)】

并不是只有女人才需要安全感。他在外拼杀之余,也渴望呵护。这时,精心构筑的温柔乡定能让他乖乖就范。

雄性的兰花蜂(蜜蜂科,Euglossini 族的物种)有收集花香的习性,因为拥有最复杂的花香组合的雄性可以赢得所有雌性。当雄性兰花蜂碰到中美洲的飘唇兰属 Catasetum 的雄花,它会触发花上微小的机关,被当头一棒弄得一头花粉。

于是被突然袭击后的雄蜂的第一反应是去寻求庇护,这时,不远处飘唇兰的雌花就是他的不二选择。如图所示,这头盔似的花其实长得像这种兰花蜂的巢。在这“巢”中,吃着花蜜的雄蜂自然就把花粉放在那了。



第五式:缠绵胶着

【吊桶兰属的 Coryanthes macrocorys 】

不论你们是什么状态,黏住他,你就赢了。

吊桶兰属的 Coryanthes macrocorys 也吸引兰花蜂来传粉,然而它们是狠角色——当雄蜂不小心找到吊桶兰收集香气时,它会掉进兰花像桶一样的唇瓣。因为兰花分泌一种粘稠的液体,雄蜂在其中几乎会窒息。翅膀打湿不能飞走的雄蜂只得从花后侧的一条逃生通道挤出,当然,兰花顺便在通道那里安放了花粉,正好粘在兰花蜂的身上。



第六式:糜烂情调

【棘唇石豆兰 Bulbophyllum echinolabium (图片:glcauble.com)】

“坏掉” 不见得就是减分的属性,颓废、腐化的你,一定有人臭味相投。

棘唇石豆兰 Bulbophyllum echinolabium 那腥红、毛绒的唇瓣不仅看上去像腐肉,闻起来也像——它活脱脱就是半只老鼠血淋淋的残肢。这种印度尼西亚的兰花,在炎热的夏天里能将臭味散发开来,吸引蝇类。逐臭而来的蝇类需要找地方产卵,为了它们的后代出生后不会挨饿。然而它们在 “腐肉” 旁的活动会晃动兰花的唇瓣,让花粉块弄到身上。失望离去的蝇,当然还会受到另一片 “腐肉” 气味的诱惑,把棘唇石豆兰托付的花粉块送到遥远的另一朵同类处。



第七式:甜美清新

【多腺三尖兰 Masdevallia glandulosa 】

“丁香一样的姑娘” 没有凋零在泛黄的雨巷中。其实,举世皆浊时,保持独特的清新,自然会有人亲睐。

三尖兰属 Masdevallia 的多数物种都用臭味吸引果蝇或者蕈(音“训”,意为真菌)蚊来传粉。然而,在厄瓜多尔和秘鲁发现的多腺三尖兰 Masdevallia glandulosa ,却散发这一种甘甜的清香,有人觉得,那气味像丁香。这香气是从紫色的小珠一样的腺体里散发出来的,可是它吸引的是什么传粉者,史密森学会的专家还不清楚。好吧,至少满是腺体的花朵,看上去是挺有趣的图形……



第八式:魅惑发型

【美杜莎玉凤花 Habenaria medusae (图片:my-orchids.eu)】

如果你是美杜莎,他爱上了你,还是会想尽办法看你一眼。即使最终会被石化,他眼中留下的,也不是女妖,而是女神。

美杜莎玉凤花 Habenaria medusae 和非洲的空船兰一样,都是通过蛾类来传粉的,从侧面看去,每朵花后也有都有个藏着花蜜的距。然而让人惊奇的是,这种印尼的兰花的唇瓣分出了蛇一样的缕缕流苏,就像美杜莎的头发。

也许,这美杜莎的法力与蛾的复眼视觉有关。我们无法想象,当昆虫用上百只镜头一起聚焦这些纤细的流苏时,会看到怎样的幻景。或许这一瞬间让人石化的美丽,会吸引它们前来为兰花做任何事情。



第九式:惊艳妆容

【朱色卡特兰 Cattleya coccinea 】

红妆、绛唇、石榴裙,自古以来就让无数人拜倒。不仅于人如此,这种诱惑,怕是诸多鸟兽也会难以抗拒。

大红色看上去或许很平常,但在兰花中却是比较稀少的。其中一种,朱色卡特兰 Cattleya coccinea (不同的分类系统,也有将它置于索芙兰属 Sophronitis ),生长在巴西海拔约 610 ~ 1830 米的森林中,需要凉爽的气候。在凉爽的山地,昆虫的活动大大减少,它们不能维持恒定的体温。因此随着海拔的增高,你会看到更多吸引恒温动物的颜色亮丽的花朵。

艳红的朱色卡特兰就是一例,给它传粉的是蜂鸟。同时,提供强大视觉冲击力的花也许会戏弄传粉者,比如蜂鸟预期的奖赏——花蜜什么的——也许就会欠奉,但鸟儿们还是会无可救药地被它吸引。兰花的造化,真不可不谓弄人啊。

本文编译自《史密森学会会刊》Nine Ways to Lure a Lover, Orchid Style

题图来源:Flickr.com

内文图片:[未标注来源] James Osen/Smithsonian Magazine[其他] 见图片标注





【兰心蕙性?还是诱惑? - 养花知识主题站】被9854位护花使者翻阅过

【兰心蕙性?还是诱惑?】的评论

花卉网游客
可以输入140个字
发表评论,你需要登录注册
评论
- 微信公众号 -
- 官方网站 -
- 安卓AP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