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登录 注册
<< 查看 黄金柳 全部信息

黄金柳的文化背景

《谪居感事》
-- 宋朝 王禹偁

迁谪独熙熙,襟怀自坦夷。
孤寒明主信,清直上天知。
消息还依道,生涯只在诗。
惟尚谕山水,讵敢咏江蓠。
偶叹劳生事,因思志学时。
读书方睹奥,下笔便搜奇。
赋格欺鹦鹉,儒冠薄骏鸃。
耕桑都不事,园井未曾窥。
必欲缣缃富,宁教杼轴纰。
光阴常矻矻,交友尽偲偲。
步骤依班马,根源法孔姬。
收萤秋不倦,刻鹄夜忘疲。
流辈多相许,时贤亦见推。
叨荣偕计吏,滥吹谒春司。
仆瘦途中病,驴寒雪里骑。
空拳入场屋,拭目看京师。
技痒初调箭,锋銛欲试锥。
甲科登汉制,内殿识尧眉。
数刻愁晡矣,三题亦勉之。
先鸣输俊彦,上第遂参差。
罢举身何托,还家命自奇。
唯慙亲倚户,敢望嫂停炊。
竭力求甘旨,终朝走路歧。
贪希仲由米,多废董生帷。
丹桂何时折,孤蓬逐吹移。
知怜无国士,志气自男儿。
季子貂裘敝,狂生刺字隳。
广场重考覆,蹇步载驱驰。
明代宁甘退,青云暗有期。
礼闱冠多士,御试拜丹墀。
泽雾宁慙豹,抟风肯伏雌。
重瞳念孤迹,一第忝鸿私。
得告还乡贵,除官佐邑卑。
折腰称小吏,矩步慎初资。
枳棘心何恨,松筠操自持。
及亲家有养,事长礼无亏。
铜墨官常改,烟霄雨露垂。
县花聊主管,寺棘且羁縻。
吴郡包山侧,长洲巨海湄。
万家呼父母,百里抚惸嫠。
敢起徒劳叹,长忧窃禄嗤。
宦途甘碌碌,官业亦孜孜。
政事还多暇,优游甚不羁。
村寻鲁望宅,寺认馆娃基。
西子留香迳,吴王有剑池。
狂歌殊不厌,酒兴最相宜。
草织登山履,蒲纫挽舫{左糹右支}。
果酸尝橄榄,花好插蔷薇。
震泽柑包火,松江鱠缕丝。
三年无异政,一箧有新词,
多恋南园卧,俄从北阕追。
呈材真朴樕,召对立茅茨。
载笔居三馆,登朝忝拾遗。
紫泥天上降,朱绂御前披。
侍从殊为贵,图书颇自怡。
史才媿班固,谏笔谢辛毗。
拟把微躯杀,慙将厚禄尸。
安边上章疏,端拱献箴规。
精鉴逢英主,知怜是首夔。
赓歌才不称,掌诰笔难摛。
制历无多事,词头每怯迟。
繁阴温室树,清吹万年枝。
青琐霞光透,苍苔露片萎。
御香飘砚席,宫叶落缨緌。
看浴池心凤,闲扪殿角螭。
上林花掩映,仙掌露淋漓。
对近瞻旒冕,班清辟虎貔。
宫帘垂翡翠,御水动涟漪。
纪号年淳化,朝元月建寅。
摄官捧宝册,祝寿执樽彝。
表案行低折,宫悬听肃祗。
德音王泽润,谦柄斗杓撝。
贵接臯夔步,深窥龙凤姿。
策勋何烜赫,赐紫更萎蕤。
蚊力山难负,鹈梁翼易滋。
论功惭八柱,受服欲三褫。
只虑殃将至,曾无事可裨。
趁朝空俯伛,退食自逶迤。
更直当春好,横行隔宿咨。
内朝长得对,驾幸每教随。
琼苑观云稼,金明阅水嬉。
赏花临凤沼,侍钓立鱼坻。
拂面黄金柳,酡颜白玉卮。
分题宣险韵,翻势得仙棋。
竟举窥天管,争燃煮豆萁。
恨无才应副,空有表虔祈。
睿睠偏称赏,天颜极抚绥。
中官赐文字,院吏捧巾綦。
遭遇诚堪惜,功名窃自悲。
请缨无壮志,视草亦何为。
未献东封倾,空镌北岳碑。
深惭专俎豆,长欲议边陲。
但可怀骄子,何须斩谷蠡。
胸中贮兵甲,堂上有熊罴。
成败观千古,施张在四维。
兼磨断佞剑,疑树直言旗。
遇事难缄默,平居疾喔咿。
无权逐鸟雀,俛首任狐狸。
廷尉专刑煞,词臣益等衰。
五花仪久废,三尺法聊施。
书命酋无谄,评刑肯有欺。
厚诬凌近侍,内乱疾妖尼。
丹笔常无赦,金科了不疑。
拜章期悟主,引法更防谁。
萋斐终无已,雷霆遂赫斯。
如弦伤讦直,投杼觅瑕疵。
众乐金须化,群排柱不支。
佞灌回北斗,谗舌簸南箕。
阙下羊杨险,朝端虎尾危。
道孤贻众怒,责薄赖宸慈。
西掖除三字,南山佐一麾。
苍黄麝满面,挥洒涕交赜。
目断九重阙,魂销八达逵。
尊亲远扶侍,兄弟尽流离。
秦领偏巉绝,商於更险巘。
吾庐何处是,我马忽长辞。
六里山苍翠,丹河浪渺弥。
分封思卫鞅,割地意张仪。
懒读三间传,空寻四皓祠。
畲烟浓似瘴,松雪白如梨。
坏舍床铺月,寒窗砚结澌。
振书衫作拂,解带竹为椸。
呼仆泥茶龟,从僧借药筛。
钟愁上寺起,角怨水门吹。
旧友谁青眼,新秋出白髭。
烟岚晴郁郁,风雨夜飔飔。
我过徒三省,吾生自百罹。
初来闻旅雁,不觉见黄鹂。
市井采山菜,房廊盖木皮。
野花红烂漫,山草碧褵褷。
副使官资冷,商州酒味醨。
尾因求食掉,角为触藩羸。
有梦思红药,无心采紫芝。
瘦妻容惨戚,稚子泪涟洏。
暖怯蛇穿壁,昏忧虎入篱。
松根燃夜烛,山蕨助朝饥。
岂独堂亏养,还忧地乏医。
迹飘萍渤澥,亲老日崦嵫。
阁下辞巢凤,山中伴野麋。
风欺秀林木,云隔向阳葵。
屈产遭弩马,丹山困吓鸱。
悔须分黑白,本合混妍媸。
自此韬馀刃,终当学钝追鎚。
穷通皆有数,得丧又奚悲。
自愿才何者,空怜道在兹。
宣尼酋削伐,大禹亦胼胝。
用去当如虎,投来且御魑。
避风聊戢翼,得水会扬鬐。
琴酒图三乐,诗章效四谁。
角须从典卖,貂尾任倾欹。
兀兀拖肠鼠,悠悠曳尾龟。
北窗寻蛱蝶,南岸看鸬鹚。
山翠楼频上,云生杖独搘。
篥闲留晓魄,檐暖负冬曦。
松柏寒仍翠,琼瑶涅不缁。
望谁分曲直,祇自仰神祇。
吾道宁穷矣,斯文未已而。
狂吟何所益,孤愤曳黄陂。
以上是花卉网(护花网www.aihuhua.com)为你提供的有关“黄金柳文化背景”的花卉数据,你还可以查看花卉网更多有关 黄金柳 的花卉信息
支付宝天天送红包
- 微信公众号 -
- 官方网站 -
- 安卓AP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