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登录 注册
全部主题站 全部文章 养花知识 多肉植物养殖 养花图集 养花知识
搜索

花之猗兰

第 20 届 “世界兰花大会”上的获奖兰花品种(图片:JG Bryce / Smithsonian)


纯的花色 vs. 绚丽的色彩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兰花一向被视为君子之花,“素雅” 是兰花爱好者的一大追求,例如同是绿色基调的花朵,就以白绿色为上,暗绿、黄绿为下。在这种情况下,整花纯白的 “素心” 花朵,就被视为花色的一个最高境界。除了花色,唇瓣的颜色也讲究一个 “纯” 字, 或为纯白、或为纯红,皆被奉为珍品。

而洋兰则走在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上,育种工作者通过不断杂交,力图培育出颜色艳丽的品种。 当然,作为原始亲本的野生蝴蝶兰、石斛兰和卡特兰,本身就比较艳丽,不同颜色种类之间杂交出来的品种,色彩自当更加浓烈丰富。中国式的含蓄内敛和西方的个性张扬,不同审美情趣的对比,在兰花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奇的花形

花色之外,花形也是评判兰花的一个重要的标准。其实,在传统的国兰审美中,相较颜色,花瓣的 “奇”,在更大程度上影响着国兰品种的高低贵贱。奇,也就是与众不同,一般情况下,兰属植物的一朵花可以分成内外两轮 ,外轮包括形态相同的 3 个萼片,内轮则由 1 个唇瓣、两个花瓣以及 1 个合蕊柱构成。如果在花发育过程中,萼片、花瓣或者唇瓣发生了变化,花形就会跟众多野生个体产生差异,也就出现了所谓的 “奇” 花。

根据花朵的形态,通常将国兰品种分为梅瓣、荷瓣、蝶瓣、牡丹瓣,以及菊瓣等诸多类型。以蝶瓣为例,大多是内轮生长的两个花瓣变成了唇瓣的模样,让整朵花具有了蝴蝶的姿态,不过总体来说,仍未脱兰花的本来样子;而牡丹瓣,则多长出了两个以上的唇瓣,至于菊瓣,则是所有的花瓣、萼片都变成了统一的 “模样” ,这两种类型的花朵,已经没有一点兰花的影子,活脱脱一朵牡丹和菊花了。

花形结构的变异并非兰花独有,很多著名的观赏花卉都得益于此,比如我们看到很多雍容华贵、花瓣层叠的牡丹品种,在多数情况下,就是因为雄蕊形态 “花瓣化” 引起的,如果有机会见到与它们同宗的、但是身形单薄的野生牡丹,你就会深刻理解这种变异对观赏花卉的重要性了。

相对来说,洋兰更喜欢花形规则、花体丰满的品种。整朵花近乎圆形的个体,一般会得到最高的评价和礼遇。在这种审美观的驱使下,洋兰更像是一种按照设计图纸制造出的产品,那些大而绚丽花朵似乎早已脱出了野生祖先的模子。


危机还是机遇

对于奇花异型的追求,是每个养兰人的至高境界。但是兰花虽多,奇花难求,而越是难求,越是引得众人竞相追捧,以至于那些有着独特花瓣或者颜色的花朵都被贴上了天价的标签。

在野外,兰花跟它们的传粉昆虫有着精妙的配合,如同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以春兰为例,它有一片像舌头一样的特殊花瓣,作为传粉的蜜蜂踩踏的降落平台。在变异后,这个花瓣的形状变得和其他花瓣一样,丧失了原有的功能。花瓣形状的改变,无异于关上了昆虫传粉的大门,也就让这些兰花个体断了香火。

而另一方面,尽管人工培育能够让一株苗在培养基上 “幻化出” 成千上万的花朵,但追求 “浑然天成之” 的人们又不愿意大规模复制。失去了传粉者,获得了人类的顾怜,但又被控制数量。对兰花来说,这样的生存之道,真不知是福多,还是祸多。


【图-⒈ 炽烈的裙摆,华丽的头饰,一位热情的西班牙舞娘,卷得看客的心境也漾起来。 别看错,它们的裙摆不过是文心兰的唇瓣,完全为勾引传粉昆虫而生。至于头饰,不过是 “同形化” 的花瓣和萼片。但就算逢场作戏,爱情,扑面袭来。】


【图-⒉ 这朵烂如火的三尖兰( Masdevallia ),花上并没有明显的花瓣,你会相信吗? 那些如礼服般雅致的 “花瓣” 不过是它们的萼片而已。真正的花瓣已经缩在花朵的中心。通常只是保护花瓣的萼片,在这里成了主角。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此刻,灰姑娘的梦想绚丽绽放。】


【图-⒊ 兜兰,花如其名,像小兜子(荷兰拖鞋)一样的唇瓣是它们的标志。纯色的兜兰并不多见,淡绿色彩让它看起来异常娴静,谁也不会想到,这柔嫩的小兜子竟会是魅惑昆虫的陷阱。 兜兰的属名 Paphiopedilum 有 “女神的拖鞋” 之意,可谓传神,纤秀的唇瓣凸显女神的盈盈步态,向左右伸展的花瓣是足上那串松松的脚链——女神,正迈步向我们走来。】


【图-⒋ 如果说文心兰是西班牙舞者,那 Catasandra Jumbo 的花朵则颇具拉丁风格: 更为狂野粗犷的 “裙摆”(唇瓣),迸射出难以阻挡的激情。向上高高扬起的 “手臂”(花瓣)与低垂的 “脖颈”(萼片),显示的绝非妩媚轻柔——色彩的张扬永远是洋兰的至高境界。 】


【图-⒌ 一粒孕育生命的蛋,裂开了罅隙。不过这里昭告的,并非新生命的诞生,而是孕育的开始。这朵安古兰( Anguloa uniflora )的花瓣正要展开,白色的萼片,粉色的花瓣,温柔地缓缓裂开,中间的淡黄色唇瓣就像新生的婴儿——只是,那孕育生命的合蕊柱,还藏在唇瓣上方。】


【图-⒍ 向两侧伸展的绿色花瓣,绿色的唇瓣,Paphiopedilum spicerianum 就像一个手舞足蹈的绿巨人。花朵中央的粉色是退化雄蕊,这一点像花朵绽放的部分,就是引诱昆虫的诱饵。不管是花瓣、唇瓣,还是退化雄蕊,都显得些许黯然。于是绿巨人带上了白色帽子——它们的中萼片分外醒目,当然了,虫子也是这么看的。】


【图-⒎ 纯色永远是对兰花爱好者的追求,纯白色则是出镜率最高的。这朵虾脊兰杂交种显得无比清丽,像是披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向上展开的花瓣和萼片,向下垂落的唇瓣,除了 “纯洁” 二字,我们还能给出什么更贴切的形容呢?】


【图-⒏ 一朵迷幻般的万代兰( Vanda Mimi Palmer )花朵,点和线的奇妙组合,让本来杂乱的图形折射出纷繁的美感。外轮的三片萼片和内轮的两片花瓣已经分不出彼此,唯有唇瓣显现出更为浓烈的色彩。合蕊柱上的两个栗色斑点,像是在审视这个纷繁世界的眼睛,笑,到冷。】


第 20 届 “世界兰花大会”上的其他获奖兰花品种(图片:JG Bryce / Smithsonian)


【花之猗兰 - 养花知识主题站】被1154位护花使者翻阅过

【花之猗兰】的评论

花卉网游客
可以输入140个字
发表评论,你需要登录注册
评论
- 微信公众号 -
- 官方网站 -
- 安卓AP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