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登录 注册
<< 查看 鹤望兰 全部信息

鹤望兰的文化背景

名字由来
富有时代精神的时花天堂鸟,原是产于非洲南部好望角的一种野花,当地黑人把它视为“自由、吉祥、幸福”的象征。但长期以来都处于默默无闻的状况。至18世纪英皇乔治二世所钟爱的皇后莎洛蒂因为最喜欢这种花草,认为它的花形特别酷似鸟冠和鸟嘴,而她所出生的故乡原名又叫天堂鸟村,故她就给这花赐个“天堂鸟”的名字(嗣后也有人叫它为极乐鸟)。从此这个以动物命名的花中新秀就名扬于天下了。我国的园艺专家却觉得它的形状好像伸颈远眺的仙鹤。特又起名为“鹤望兰”。
其实,它并非正宗的兰科植物,而是属旅人蕉科多年生草本。植株高达1米,株型丛生,叶似芭蕉,叶柄较长,排成扇状,长相粗犷。花茎从叶腋抽出,长达五六十厘米,其花序由一个船形的苞片所构成,长如掌心,呈佛焰苞状。当绽放时,总苞紫红,花萼橙黄,花瓣浅蓝,整个花形恍如一只正在展翅滑翔的彩雀。它的花期很长,从秋到春都可接连开放,每年每株约开二三十朵,如保鲜得法,可观赏10多天才谢。

相关传说
传说中有一种鸟,生活在天堂乐园里,终生飞翔无法栖止。他的羽色异常鲜艳美丽,而且他一生都不会感到肚子饿,偶尔渴了,也只摄取空气中的湿气。
然而,好像是上帝故意处罚他似的,他没有翅膀,也没有双脚,于是,他只得张开他长长的饰羽,慢慢慢慢地漂浮在空中,像蒲公英的种子般随处飘荡,一生都得如此。
有一天,他对于天堂里安适详和的生活感到厌烦,他深信他再也不愿意待在此地,他深深的感觉到,这种一成不变的日子最终会让他的心灵腐朽,因此,他决定趁着一群野鸟迁徙的机会脱逃到人间。
如他所愿,他果真混入野鸟群中顺利地逃到人间,在途中,他的野鸟朋友告诉他人间是个多采多姿的世界,有高山、河流、海洋、森林、沙漠及城市,这些地方对他而言是如此的新奇有趣,因此他决定一一拜访来增广见闻。
首先他来到一个开满各式各样美丽花朵的山谷,那里面住着一只漂亮的花蝴蝶。他对蝴蝶说:「多好啊!活在这么一个彩色的花丛里一定很幸福吧?」蝴蝶说:「或许对你来说是这样子吧!但是你可明白,蝴蝶都有色盲啊!我甚至看不清自己的模样!」
那一刻,他只觉得悲哀,难道美好的事物总需带有缺憾?他忽然想起自己没有翅膀,这是否也是一种缺憾呢?他不由自主的自怜起来,而这种感觉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
接着,他来到了河流,看到一条鱼正在努力逆流游上瀑布。他觉得很惊讶,这个瀑布并不高啊,他只要等待一个上升气流就可以轻松地飘到瀑布上,为什么鱼需要这么费力呢?
他问鱼:「为什么不用飞的呢?那样子轻松多了。」鱼告诉他:「我是不能飞的!但我并不气馁,因为我知道每种生物都有它们各自的生活方式及命运。我一生都在游水,正如同你终生都得飞翔!」
「每种生物都有它们的命运!」他喃喃念道,好让自己能记得这句话。接着,好像想起什么似的,他突然又问鱼:「告诉我,你有缺憾吗?」鱼答道:「是的,我无法分辨气味!」这个答案令他满意,于是他很开心地再度踏上了旅程。
他的第三个目的地是森林。那是一片广大苍翠的南国阔叶林,位于一座岛国的高山上,高达海拔二千公尺。适值春天,有很多候鸟都在那里稍作休憩,但其中有一只鸟特别引起他的注意。他听到「不不、不不、不不」的声音,宛如洞箫没吹好,他觉得新奇,于是他问「路鸟甲」:「那是什么鸟啊?」路鸟甲说道:「那是我弟弟啦!叫声难听死了,好像在吹竹筒,所以称为筒鸟。」
接着路鸟甲展现了歌喉,唱道:「布谷、布谷、布谷」,兀自离去。他不以为然,鼓起勇气向筒鸟搭讪:「你为什么要这样唱歌呢?」
「因为我高兴啊!」筒鸟这么回答着。
高兴?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他又问筒鸟:「什么感觉才叫高兴呢?」筒鸟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很惊讶,反问:「你不知道什么叫高兴吗?你以前都住在那里呢?」
「 在天堂乐园里!」他答道。「喔,那难怪了,在那里生活安详,很少有机会让你体会喜怒哀乐的。」筒鸟接着又说:「高兴就是某一些事情让你很满意!」
「某一些事情让我很满意?」他又喃喃念着,然后猛然想起鱼告诉他有缺憾的话语,他当时感到很满意。嗯,那这就是高兴的感觉了吧!他这么想着。
「你有缺憾吗?」他又问筒鸟。「有的,我不会筑巢!」筒鸟沮丧的跟他说。
毫无疑问,这个答案让他非常满意!他静静的感受这种感觉。在天堂里他是不用筑巢的,母鸟通常直接把蛋下在他的背上,然后由他负责背负他们的下一代。在外人看来,他跟海马一样,可都算的上称职的新好男人喔!
「 高兴的感觉真好!」他默默地对自己说。离开了森林,他开始沿着北回归线向西边漂浮。在漂浮了好久好久之后,他看到了一大片一望无际的沙地--那是他第四个目的地,沙漠。
初到这里的时候他很惊讶,因为他找不到任何跟他一样会动的生物,甚至,连个花草树木或岩石之类的地标物也找不着。那时,他失望极了,猜不透他的野鸟朋友为什么会跟他提起这里。还好,他刚好在这时候看到了一条金黄色的亮带,闪现着月光的光泽,在沙地上掠过。
「你好!」他很有礼貌地问候着。他明白在这个荒原上要遇见朋友有多么的困难,因此他很自然地对眼前的这个小生物感到亲切。
「你……好!」蛇好像有点惧怕他。他问蛇:「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呢?我是你的朋友啊!」蛇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吃我呢?」他很坦白的告诉蛇:「我不会吃你。老实说,我根本不会感到肚子饿!而且你看,我没有双脚,当然也没有爪子。」
蛇仰头看了看,然后放心地说道:「嗯,看来你真的不会吃我!」「不过也真奇怪,你怎么可以不用吃东西呢?我通常要花掉六个月的时间睡觉才能消化吞下去的猎物!」蛇滔滔不绝地说着。
「真可怜!那你平时一定没有空玩。」他带着同情的语气说道。「我不需要游玩。但我有权力来决定是否让别的生命游玩!」蛇自豪地说。「权力?那又是什么东西呢?」他百思不解。蛇说道:「那是一种跟上帝一样可以支配别人的无形力量。」
他看来有点哀伤。上帝?那不就是那个夺走他的翅膀及双脚的人吗?接着他跟蛇说:「我恨上帝,也恨权力!」或许是他的仇恨太深了吧!他连带的也有一点开始恨起蛇来,而为了脱离这种不必要的仇视,他决定尽快地离开这里。临走之前,他又想起了那个问题:「你有缺憾吗?」
「有,我无法体验感情!」蛇无奈地答道。他觉得蛇真可怜,怜悯的感情是他从蝴蝶那学来的,尽管他隐隐觉得这种感觉最好不要常有,但是跟蛇比起来,他感到自己能够怜悯别人是很幸福的。这一次,可怜的感觉远大过满意,所以他没有感到高兴。
接下来呢?要去那里?他这么想着。沙漠上空的湿气太少,让他特别容易口渴,想起刚刚跟蛇说话的空档中一直觉得口干舌噪的,很难过的一种感觉。还是东边好一点。于是,他又往东飘浮回来。他来到了一个盆地里的城市。这个城市常常下雨,而这样的湿度让他感到很满意。只不过,这里的空气简直糟透了,跟那个广大的沙漠比起来,下头那些黑压压的人头也未免显得太过于拥挤,除此之外,那些奇怪高耸的建筑物外头,贴着亮晶晶的东西刺得他眼睛发痛,但因为这里的湿度他很喜欢,所以他觉得这么一点点的小缺点他还可以忍受。
接着他开始发现,在这个城市里头他几乎找不到比较高层次的生物,可以跟他谈起缺憾与感情的事,而城里那些有翅膀的朋友也被关在一个小小的牢笼里,了无生气。他觉得奇怪,飞翔不是鸟类的当然之姿吗?为什么人们要用这样子的牢笼来驯养他的同类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不去外头走走?」他问笼中逸鸟。「这是我的世界。我是属于这里的。」笼中逸鸟滔滔说着。「可是你的世界是这么的小!外头有高山、河流、森林、沙漠这么多好玩的地方等着你去发掘啊!」
「我到各个大陆去游历过,最后还是自己的家最舒服。」笼中鸟伸了一个懒腰。他简直无法相信这个回答,因为他清楚地看见笼中鸟眼中无法隐藏克制的羡妒眼光。他哀怜地看着笼中鸟,禁不住想:「唉,眼前的这个同伴,他已经被人类控制了心灵意识了,看看他,他的眼神是哀哀的柔顺,声音是温温的低沉,翅膀衰弱无力,羽毛蓬松而没有光泽,驯服地服贴着,更可怕的是他还口口声声说自己很快乐……。」他对笼中鸟失望极了,但他还是强忍着心中的厌恶问笼中鸟同样的问题:「你的心中有缺憾吗?」
「有的!我无法自已觅食!」笼中鸟很老实地说。听到这样的回答,他想起鱼告诉他的话:「每种生命都有他的生活方式及命运!」而笼中鸟抛弃了大自然所赋予的自由,选择了安逸的生活,谁又能说那不是一种幸福呢?
这一次他问了自己这个问题:「你可有缺憾吗?」
「有的!缺少翅膀、失去双足、无法栖息这些都是我的缺憾啊!」他一口气把自己的缺憾说完。于是,他产生了一个非常强烈的欲望--他想停下来栖息。
由于这个愿望,他飘遍了群山,只为了寻找一颗能够充当他落脚石的美丽岩石,最后他终于在一个人迹罕至的河边找着了一颗嵌在大岩石上的蓝宝石,那光耀眩目的反光让他想起了贴在建筑物外亮晶晶的东西,而那浑然天成的蓝色又让他想起天空与大海,他想起野鸟叮咛他要去参观海洋的事,但海风实在是太大了,以致于他无法稳定身躯好好地观测大海。
「那么,就让这一抹蓝色代替大海的缺憾吧!」说完,他便用他的二根饰羽紧紧地缠住岩石。他真的栖息了,风再也吹不走他了。「我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他低下头来,开始进入深深的睡眠。
就这样,这一场睡眠持续了足足七年--他三分之一的生命。而在这七年当中,他的饰羽悄悄地变成了植物的根和茎,他的羽毛则渐渐幻化成了艳丽的花瓣,接下来,他的翅膀长出来了,脚也有了。
他完完全全地变成了一朵花,一朵拥有橘色花瓣、蓝色雌蕊,花形如展翅高飞的彩翼天堂鸟,人们称他为--天堂鸟花。
这一天,他忍不住又这么问自己:「你还有缺憾吗?」
「有的,我向往自由!」他又接着说:「但没关系!美丽的事物始终有缺憾!接受缺憾吧,其实又何必注意缺憾?生命中我们所拥有的幸福,已经足够我们好好珍惜了。」他这么告诉自己。
以上是花卉网(护花网www.aihuhua.com)为你提供的有关“鹤望兰文化背景”的花卉数据,你还可以查看花卉网更多有关 鹤望兰 的花卉信息
- 微信公众号 -
- 官方网站 -
- 安卓APP -